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政务新闻 > 媒体说白云
[南方都市报]舞火龙庆中秋
——南都记者来到白云区清湖村体验舞火龙
发表日期:2017-10-10 浏览次数: 作者: 保护视力色: 字体大小:  
    舞火龙是广州市白云区传统的中秋习俗,相传其历史可追溯至元朝。如今,白云区均禾街清湖村、江高镇江村村、白云湖街夏茅村等地依旧保留着中秋舞火龙的习俗。中秋前,村民们用竹篾、草藤等扎制火龙;中秋当晚,人们将香火插满龙身,隆重的舞火龙仪式持续至深夜。村民祭拜火龙,祈求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、阖家平安。
    灯火炫目,锣鼓喧天。中秋佳节,品月饼赏圆月之外,参加热闹非凡的民俗活动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中秋节当晚,南都记者来到白云区均禾街的清湖村,带您体验传统的舞火龙活动。从精心制作到舞起火龙、巡游街巷,一起来感受传统民俗的独特魅力。
    历史悠久 被列入广州市非遗
    昨日下午3点半,南都记者来到了广州市白云区均禾街清湖村,看到均禾大道通往清湖村的路口已经实行交通管制,路边摆放着一些“应急通道”指示牌。中秋之夜,舞火龙的队伍将从这里经过。在清湖村“火龙公园”旁边主干道路口处的大榕树下,南都记者看到不少人在围观业已扎好的“火龙”,榕树下还有两个年长的村民敲锣打鼓,锣鼓声在百米之外都可听到。
    传说舞火龙这一习俗最早可追溯至元朝。相传元朝末年,当时的元帝极为残暴专横,刘伯温看不得百姓们受苦,就利用中秋节送月饼的机会,在月饼中塞入纸条,号召百姓们以舞火龙为信号,揭竿而起。后百姓们驱走元兵,便在每年以舞火龙作为纪念。
    不过在白云当地的村子里,舞火龙驱害虫是更广为流传的一种源起说法。清湖村委李叶细告诉南都记者,清朝咸丰年间的秋日,禾苗抽穗扬花之际,蝗虫猖獗,危害严重。为了驱赶害虫,保护庄稼,村民们在中秋月朗之夜,舞起火龙。后发觉此举奏效,收成有所保障,便将舞火龙的习俗代代相传至今。
    如今,中秋舞火龙已被列为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在白云均禾街的清湖村、江高镇的江村村、白云湖街的夏茅村,每年月圆之夜的舞龙、拜龙依然是村里最为重要的节日传统活动。
    制作精巧 耗费十多天扎龙头
    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,榕树下的这条“火龙”龙身是由绿竹、枯草藤、榕树枝条等扎成,细数长龙身下,有16根木棍,每根木棍间距约一米,龙身将由16名年轻力壮的村民舞动,而最为重要的“龙头”,将由4名村民举起。
    银色的龙角、金色的龙头、绿色的龙眼、红色的龙口,接上电,龙的眼睛便亮起来,龙头后闪起斑斓的光,嘴巴有规律地一张一合,栩栩如生。
    据龙头的制作者黄伯介绍,这是他和另一位师傅花了10多天才完成的作品。要将想象中的龙形变为实际的模样并不容易,何况龙头样式还得年年不同。因此,一般在中秋到来前的半个月左右,制作者就要开始扎制的工作。
    龙头看似小巧,精妙的机关却不少。最令黄伯自豪的,是这会动的龙嘴,这也是今年的龙头有别于之前的地方。“以往龙的嘴都是不会动的,今年为了让龙的形象更加生动,做了这样的改进,还特意在龙头里安装了马达。”黄伯说。
    龙鬃的选材也有讲究。如今,制作者们往往会选用铁树作为材料。根根分明又坚硬的铁树枝叶被插制在龙头下方,更能显示出龙的强劲,也能使龙头不易折损。
    龙头扎制完成之后,还要做专门的灯光安装,以便让龙在舞动当晚变得光彩夺目。为了达到最佳的效果,这样的调试往往持续到中秋前夜。
    制作龙身没有扎制龙头那样的精细,但也有好几道工序。如今的龙骨即龙身被包在最里面,主要由海绵填充。“我们年轻的时候,用的还是甘蔗,举着特别重,现在用海绵就轻多了。”一位有着多年舞火龙经验的阿叔告诉南都记者。
    海绵外部包裹上一层金色的布料,基本的龙身也就成型了,长度20多米。接下来便是扎制。村民们会选用附近山坡上野生的俗称“鸡粪藤”作为主要材料。据说,这种藤草柔软却又韧性十足,两个人对拉都很难扯断。扎制之前,需要采集近200斤的“鸡粪藤”,然后进行烘干。中秋前夜和当日上午,多名青壮年一起,合力将揉在一起的“鸡粪藤”包扎在龙身外面,辅以榕树叶,并用绳段将龙身每1米左右隔开,方便插上香火与舞龙。
    “火龙”的“火”主要来自于竹枝中的油。新鲜的竹枝砍制成20厘米左右的小段,一端削成两个尖脚,方便放置于龙身。在竹枝中放置一层纱布再滴上柴油,舞火龙前将一并点燃。如今为了安全起见,龙身部分还会放置灯以营造火光效果。
    仪式讲究长者点睛分四步舞龙
    下午,舞火龙开始前,已经制作好的龙头和龙珠会接受村民们的祭拜。黄伯强调称,祭拜物品中不需要肉类,而往往是月饼与香蕉等水果。村民们在祭拜台前排起队,依次虔诚地上香祭拜,祈祷家中一年顺遂。家长们带着小孩子上前摸摸长长的龙须,以寄托快点长高长大与望子成龙的心愿。村里的鞭炮声和锣鼓声从这时开始便不间断。
    舞火龙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观看,村里老人对南都记者说,现在舞火龙的秩序比以前好多了,前面会有保安、公安人员引路,确保舞火龙有序进行。下午近5点,村民们开始检查龙身上的各种装置,确保晚上舞火龙顺利进行。清湖村这时下起小雨,这也为晚上的舞火龙活动增加了挑战。
    晚上7点,舞火龙正式开始了,清湖村一名长者用毛笔给火龙“点睛”,用新开封的毛笔蘸取清水轻点龙的眼睛。负责点睛的是村里年长高寿的老人,一般还要求家中四世或三世同堂。他们见证村里的变化,亲历多年的舞龙,是最有资格宣布活动开始的人。
    与此同时,长龙身上塞着浸油的竹筒点燃,开始“起龙”。
    火龙巡游街巷分为四步,起龙、采水、游街与放龙。起龙声势浩大,举龙珠的引导者一吹响口哨,已经点起火焰的整条龙便响应着上下舞动。舞龙队员们自胸腔发出响亮而整齐的号子,昭告着活动的开始与出发。队伍两侧准备好的鞭炮与烟花齐鸣,黑色的夜幕成为最缤纷的舞台。紧接着是采水。火龙绕出发点旁的水池一周,寓意风调雨顺,抗旱防灾。
    从游街开始,舞火龙从火龙的展示更多地变成了整个村的狂欢。火龙穿梭于村里的大街小巷,村民们跟着欢呼呐喊。两条“同姓”火龙在村中的广场会合,旗帜挥舞,双方队员发出此起彼伏的号子“对决”。随后他们一同前往宗族祠堂,在那里稍作休整。队员们也趁此,烧上一炷绵长的香,希冀家庭和谐,村庄繁荣。
    舞龙的老队员们告诉南都记者,舞龙的最高潮是所有龙最终汇聚于牌坊的时刻。鞭炮声开道,火龙飞舞,烟花灿烂。这一过程将持续两个小时,现场的氛围和人潮都将达至最高峰。火龙最终将归于水中,象征着回归大自然。
    火龙队尾的05后:从小爱看火龙长大想舞龙头
    整条火龙长20多米,除了要有足够的力气举起撑杆,更需要整个团队的配合。龙头一般需要四个人共举,往往需要有力的青壮年。队尾的压力小些,常常由年幼的小孩子来负担。今年12岁的黄子恒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舞火龙了。他有些自豪地告诉南都记者,虽然站在队尾,但这部分的实际操作也需要一定的技巧。“不能单纯地使用蛮力,要配合前面的队员们。”黄子恒来自清湖村,从小看着舞火龙长大,喜欢看舞龙,更愿意参与进来。“以后也想参加,觉得舞龙头的最厉害。”他笑着说。
    长长的巡游村路,舞龙队员们不停地交替上阵。老人们说这也象征着传承。
    “虽然年轻人现在还很难挑制作龙头的大梁,但他们都很愿意来扎龙身舞火龙,也算是很好地继承着祖辈的习俗吧。”黄伯感慨。
    南都体验
    南都记者在这次舞火龙中也亲身参与进来,负责舞动龙头。
    舞火龙开始之前,每个参与舞火龙的男子都领到了一顶帽子、一副口罩、一双白手套,没有参与过舞火龙的人全然不知这“三件套”的作用,尤其是手套和口罩。组织舞火龙的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说,如果累了,随时招呼人换上,他预计我可以坚持15分钟。
    舞火龙开始数分钟后,南都记者就开始汗流浃背、满面汗水。慢慢地,就会感受到戴口罩的必要性,南都记者在烟花的浓烟中,满脸都是汗水裹挟着的泪水。双龙会合后,开始一起走向村里的祠堂“黄氏宗祠”,一路上人山人海、锣鼓喧天,数以千计的人围观。
    南都记者在舞火龙的过程中感受到,起主导作用的是龙头最前面的那两个把手,这两个把手下面的人最费力气,开始时都是一个把手下一个人,很快,就有更换的人轮流上来,甚至三五分钟就要更换一次。在“斗龙”的时候,前面两个把手下每个把手都需要两个人,“斗龙”激烈的时候,甚至龙头下面最前方的每个把手各有三人把持,而且,还会不停地有人更换上来。负责长龙龙身上木棍把手的人,可以看到,有不少10余岁的孩童。两条火龙一路走、一路斗,随着锣鼓声、鞭炮声,约在晚上8点10分到达“黄氏宗祠”祠堂。
    舞火龙的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,从祠堂出来后,还要四龙会合,一路走、一路斗龙,直到很晚。南都记者在龙头下方左后侧的把手下舞龙坚持了100分钟,双臂酸疼,浑身被汗水浸透。
TOP】 【内容纠错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